桂人网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资迅
资迅
生活
生活
服务
服务
工具
工具
搜索
桂人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(转)数量惊人“李鬼”玩残正规公司网上搬家公司多是假

发布者: 静待花开 | 发布时间: 2019-11-8 14:12| 查看数: 2| 评论数: 0 |帖子模式 |只看大图 |关灯


数量惊人“李鬼”玩残正规搬家他们指着行李袋一个个地加价,每个加收30元到50元不等给工人买烟送小费,对方还是顺走你的首饰茶具●山寨搬家调查在上找搬家可要小心了!近日,新快报接到多位市民对搬家劣质服务的投诉:谈好价钱后,工人上门却要求加钱,损坏物品拒绝赔偿,还会莫名其妙地丢东西……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,市民在上找的这些搬家多数为山寨,他们靠傍品牌博取市民信任,服务时存在很多陷阱。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 陈海生 见习记者冯仕妍 实习生吴娟案例1开发票要加收10%费用家住滨江东路的郑小姐从上找到“大众搬屋”的号码后就打了过去,第二天,搬家工人上门时,郑小姐既没有看见印有该商标的货车,工人也没穿工作服。郑小姐急着搬家便没有多问,可当她向工人索要发票时却被告知,必须再加收10%的费用,郑小姐付钱后工人便一去不复返了,后经工商查询才得知这是一家“假大众”。案例2搬家后万元物品不翼而飞今年7月,家住环市东路的何先生在上搜索到一家“蚂蚁搬家”的,跟对方谈好后,第二天,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汽车和三个没穿工作服的工人上门了,在搬家的过程中,工人直接要何先生买烟和饮料。何先生一一照办,又送给他们旧家电,还付了小费。本以为自己出手已经够大方了,可清点物品时才发现一套茶具和妻子的一套首饰,总价值约1万元的物品不翼而飞了。案例3谈好价钱上门还要加收今年6月,家住新港中路的张先生在上找到并拨通了“大众搬屋”的,确认了搬运行李的数量后,对方开出了320元的价钱。张先生觉得便宜,便马上在上预约了搬运时间。“但工人来到后就开始漫天要价,说我的东西太多了,要加价,又指着行李袋一个个地加价,每个袋加收30元到50元不等。”张先生说,“当时我很生气,就说不搬了,他们就说,不搬也要补30元油钱。”为了赶紧结束不顺心的买卖,张先生只得付钱了事。后来张先生才知道,原来自己在上找的搬家竟然是假冒的。案例4损坏钢琴后工人人间蒸发今年2月,家住天河南的秦先生特意找来“蚂蚁搬家”搬运家里一台价值4万元的钢琴。“当时来到我家的是3个工人,我看他们穿着很随便,还穿着拖鞋。”秦先生把他们带到天河南一路家的楼下后,先上楼开门,让他们稍后将钢琴搬上来。“我在家等了半个小时,还没见到人上来,就跑下楼去看。”秦先生一看傻了眼:工人已不见踪影,现场只留下一辆拉货的小推车,钢琴整个躺在地上。“我的钢琴才买两年,搬家前什么问题都没有,那次被摔过之后,琴键坏了,我花了2300块钱才修好。”秦先生再打当时的预约,再也无人接听了。正规诉苦:业务被抢占还要背“黑锅”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,市民找来的这些搬家,并不是一个实体,而是络上数不清的“李鬼”,对此,真搬家也大吐苦水,不但业务被侵占了,还要“背黑锅”。据介绍,广州搬家行业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。2009年左右,因城市改造、房地产业发展,广州搬家行业蓬勃发展。近两年利润下滑很大。“现在年轻人不再愿意干这行,油费贵、招工难、物价上涨,搬屋现在成了微利行业。”三替搬屋运输有限业务主管陈先生说。“芳村黄埔等分店都取消了”此外,上假冒的搬家泛滥也给这些正规搬家的经营带来很大影响。“之前我们的生意一度做得很大,在芳村、黄埔、番禺和东莞很多地方都设有独立分店和独立车队。但后来上大量的冒充出现后,我们人手不够,疲于应付,也没有人力物力去打假,只好把经营规模收缩,现在分店都取消了,所有业务都只通过我们唯一的热线来完成。”大众搬屋运输有限负责人陈庆榕说,受络上的假影响,他们的业务额缩水了十分之一。投诉劣质服务都会找正规成都蚂蚁企业集团广州分(以下简称“蚂蚁搬家”)经理王政宇表示,今年以来接到消费者投诉大约30例,声誉受损严重,仅以消费者打来投诉估算,今年“蚂蚁搬家”就有大约15万元的产值因此流失。“最近5年假冒的情况越发猖狂。上的假‘大众’全部复制了我们的页,照抄我们的地址、历史、商标,换上他们自己的号码,但是消费者投诉,又打到我们来。”陈先生说,这些所谓只要出一两辆车,几个人就可以了。就算正规管理再好,服务再好,假冒的都能轻而易举地利用正牌的资源,以劣质的服务来毁坏的声誉,而“黑锅”却由正牌来承担。记者调查选10家发布,16秒,7家全部发送成功,内行人透露上傍大款“太简单了”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提供有偿的信息发布服务,由专门的代理商招商并发布,但大多数均可随心所欲发布信息,甚至不需注册,发布过程亦不经任何警示与检查。而制作一个页、注册一个域名,也是价格极其低廉。以“大众搬屋”为例,记者在易、百业、酷告等知名或不知名上均发现雷同信息,数量成千上万,无法统计,而其真名“大众搬屋运输有限”则相对较少——即使如此,真名下面所列的、地址和联系人也各不相同,完全无法判断其“真身”。“发布分类信息一点门槛都没有,你说正规军怎么跟集团化的冒牌军比?”熟谙络信息发布手段的阿良(化名)告诉记者,络傍名牌“太简单了”。阿良说,他曾使用一种信息发布系统软件,填上真实的信息后,选择软件自带的上千个目标,鼠标一点就自动发布。他选定了10家,用16秒时间完成发布,其中有两家发送失败,一家等待审核,其余7家全部发送成功。“一个品牌要是被10个欲假冒者盯上,那肯定要被淹没的。”阿良认为,目前有实体商店和产品的企业要相对安全些,服务性质的企业比较容易被络李鬼们“欺负”。 长沙搬家公司

最新评论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