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人网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资迅
资迅
生活
生活
服务
服务
工具
工具
搜索
桂人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中国花艺教育的现状

发布者: 寻找答案 | 发布时间: 2019-5-15 19:57| 查看数: 12| 评论数: 0 |帖子模式 |只看大图 |关灯


中国大陆的花艺教育,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,“西风东渐”是形容近20年来中国花艺教育引进西方商业花艺,不断飞跃式发展的关键词。  绿植租摆



        近两年,随着国际顶级花艺大师络绎来华授课,中国花艺教育更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。然而,欣喜之余,中国的花艺教育还面临着哪些问题?真的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了吗?记者为此做了一番调查采访,却发现——花艺教育是时候夯实基础了!
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谁的花艺求学没走过弯路?


        近日,在北京佩华花艺学院,记者听说一位学员在上“春夏秋冬”基础课后恍然大悟我应该先上这个,再上朱永安老师的课,我上反了!朱永安作为台湾花艺大师,其空间花艺课程相当“高阶”,没有基础能听懂多少呢?这事在学员当中成为玩笑,但在这样的实例在国内花艺界其实非常普遍。


        “这次课程特别好,把我以前好多知识点都串起来了。”“这次课上完后,才明白以前老师讲的内容,当时没听懂。”类似这样的学员感悟,记者多年采访听过不少。就拿风头正劲的国际大师课来说,学员花费不菲,学完后却总是褒贬不一,“老师很厉害,但自己什么也没学到,或者学完了用不上”,这样的反馈每每令人感到可惜。


        记者印象最深的是,今年在马来西亚国际花艺大赛上斩获金奖的花艺师潘磊,在母校“佩华”校庆表演会上对记者感慨,从国际赛场归来,他更感到基本功的重要,想重新学习古典花型。他指着现场最出彩的捷克花艺大师皮米萨的花束说,那正是基础的古典巴洛克风格。


        花艺办学者对这种现象也有感受。在杭州良友商学院开课的台湾花艺名师陈垂训,说起花艺教学用“心有点累”来形容——“学员没有分级,特别不好教”,“最重要的基础课没有几个人报名,商业班和高级班却一招就满,有的学员听不懂,有的学员学完后眼高手低,对插花失去自信”;在上海开设国际花艺大师课程的优尼花院王瑞寅介绍,因为没人愿意先学基础,花院就先开了高阶课,高阶课学完后又有一半学员主动提出学基础,高阶课似乎是给他们“打了一针”。“佩华”院长高炎发告诉记者,他接到过很多学员电话,报名参加花艺大赛,做完架构却不会加花,不会将架构与花融合。光有创意,在基本的比例深度层次立体感方面功底却不扎实。


       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目前中国花艺教育主流还是西式商业花艺,它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随着中国花店行业的发展,为“应用”而生的。短期实用性强,注重“学以致用”的商业效益,是最突出的特点。


        网上查阅国内西式商业花艺课程招生信息会发现,类似“花店速成”“节日花礼培训”等相当夺人眼球,但系统性的基础课程却寥寥无几。或者说,在商业短训火热的背景下,从基础学起,进行完整的花艺学习,这个概念对于求学者来说非常不清晰,这是造成求学走弯路的最大原因。“瞎子摸象”“浮沙建塔”,今年刚刚将欧洲基础花艺教育引入北京的台湾花艺师郭智铠,这样总结大陆整体的花艺求学现状。他说学员们往往是一个鼻子一个嘴地学,学了半天却拼不起整体,非常辛苦。陈垂训也表示,与其每次都是学一个片段,多年以后才会学有所成,远不如循序渐进地学习效果好。


        基础课背后是教育体系


        说到基础学习,从哪里进入基础课,涉及到不同的教育体系。因为不同教育体系有不同风格特点,基础课内容侧重也不同,而教育体系的概念在国内就更加模糊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国内西式花艺教育领域,比较有影响力的名校名师,背后都是有教育体系支撑的。


        最早在国内开设西式商业花艺教学的学校之一——北京“佩华”已建校15周年,其最具影响力的“春夏秋冬”基础课程为美式花艺教育体系。高炎发告诉记者,西式花艺是统称,实际各国都有不同。即便同为美式花艺,不同学校老师教学,也会有二三成内容有异。据了解,同样开班很早,并在中国大陆影响深远的台湾林惠理的课程,也是美式体系的一种;陈垂训的课程也属于美式体系。谈到美式体系的特征,“花卉量大”“装饰性强”“亮眼炫目”“颇具商业实用性”是其关键词,这也是它在国内能够赢得市场的重要原因。


        荷兰布尔玛花艺,是另外一种教育体系(英文简称DFD),也是最早引入中国的。其荷兰总部是一家受政府认可的专业花艺设计教学培训机构,成立距今已逾35年。荷兰布尔玛教育系统分为专业高阶和大师3个级别,设计习惯的养成和欧洲本源的花艺设计技巧,是它独具魅力的部分。


        除了美式花艺和荷兰花艺影响了中国大陆的花艺教育,德国和日本花艺近年也受到关注。据北京鹿石国际花艺学校校长姜卓群介绍,荷兰德国和日本的花艺教育体系非常完整。它们在历史演变中有相通的地方,一直在相互融合并与时俱进。德国和日本的花艺基础教育可以得到国际通用的职业资格证书。据了解,目前德国和日本的主流花艺教育体系尚未系统性地引入中国。


        名师好请 体系难建


        记者了解到,国内有远见的花艺教育者,或者呼吁学员重视现有基础性花艺培训,或者积极筹划建立新的系统性花艺课程。比如,佩华多年坚持打造“春夏秋冬”基础课,由于对基础课的重视,不仅会逐年调整内容,而且凡是报名基础课的学员,可以预约回来复听;陈垂训强调,花艺课程需要走过一年四季,让学员体会到春夏秋冬一整年的花材和色彩的变化,这是必要的经验和时间的积累;北京鹿石国际花艺学校和上海优尼花院,在邀请国际顶级花艺大师授课时,都会划分出部分课时进行基础教学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理念请国际大师讲基础课并非大材小用,而是因为大师的基础格外扎实。


        优尼花院的创办,背后有着30多年经营花店的经验,王瑞寅表示,专业系统性的花艺培训很有必要,有的国外花艺大师并不了解中国国情,学员学习时热情高涨,回到店里却会有落差,没有收益,这是教学中的大忌。一定要从基础到高阶,将花艺知识技巧完整地教授给学员。


        花艺在线校长崔玉龙每次遇到学员咨询课程,必先推最基础的吴尚洋的“24式古典花型”。他有一个理念什么叫名校?一家学校不是有名师就叫名校,利用名师把课程体系做好,有一套不断更新有生命力符合市场需求的教学体系,这样才能做百年名校。


        崔玉龙是较早希望引进国外花艺教育体系,并且本土化的办学者。他曾给自己订立目标第一,梳理出一套适合中国的教学体系;第二,用3到5年培养一批本土讲师。他说,参观日本花卉设计师协会(NFD)总部,发现他们有专门的教材编审委员会,教材中的作品如果不适合新一年的情况就会换掉,讲师定期学习充电,其发展至今50年仍具有强大生命力。NFD花艺的特点是“精致”“西式商业花艺中带有东方美感”。“一个成熟的花艺教育体系,需要大量时间和人力去完善。但是一旦完成体系建设,就可以面对适合它的人群,按照体系去发展,由此还可以衍生出图书出版花艺比赛和展览等。”崔玉龙感触很深。


        姜卓群谈到,他们想将最好的教育体系引入中国,做长期系统的教育,因为这是“国内缺乏的”。他看好德国的教育体系。在德国,花艺有长达3年的基础教育课程,学员会用一半时间在学院学习理论,另一半时间在花店实习。毕业后可以得到由工商部门发放的证书,获得花艺设计师职业资格的认证。由于目前国内最长的花艺教学也才几个月,他考虑将德国课程体系压缩为一年引进中国,并合作建立符合中国学生学习习惯与行业现状的课程体系。


        郭智铠请到欧洲著名花艺教育家彼得·汉斯来京授课,称为“多年压在枕下的一个梦想”。这一课程的理论体系在欧洲影响深远,仅在俄罗斯就已建立32所学校。它实行学分制,只有通过考试才能进入更高阶段学习,毕业后可考取瑞士花艺证书。


        锁定目标胜过东奔西走


        “我们花这么多时间金钱去到处学,不如跟着一个对的一直学。”郭智铠表示,目前国内最需要的,就是把这样的概念带进来,如果一辈子从事花艺专业,就要打好底子,模仿复制是不成的。基础扎实的学习,才能给一位花艺师足够能量和创造力,创作出自己风格的作品。在汉斯的课堂上,记者看到,一天近10小时的密集排课,从最基础的花卉学色彩等讲起,学员人手一摞厚厚的课本,花卉图案都是黑白色素描。记者问一位学员为何不用彩色,她说黑白色让人摒弃色彩的干扰,更关注花型和叶子形状,甚至连叶子上的小绒毛都可以观察到。在做作品点评时,汉斯让学员从造型颜色质感平衡感等去评审对方,而不要凭感觉。郭智铠解释说,这就是专业角度,喜不喜欢是一回事,基本的创作原则是不是对的更加重要。国内花艺设计的一个突出问题,就是设计从主观出发,而不是专业角度。


        强调基础,并不代表压制创新,郭智铠说,所谓匠人,花20年学习技巧,再花30年忘掉。学习最终学到的是观念的启发;高炎发表示,所有基础课程的条条框框不是为了框住你,而是帮你打破的!


        近年在花艺界崭露头角的新秀花艺师梁子,在花艺求学上已经花费近20万元,可谓“经验丰富”。他建议,一开始就接触系统化花艺培训,会少走很多弯路,美式系统荷兰系统和德国系统,基础都不太一样,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。另外,自己将来是要做花艺设计师,还是花店,偏重软装还是婚礼,是走职业化比赛之路还是做表演教学,都决定了求学方向。


        陈垂训和梁子都提到,国际顶级花艺大师来华授课,可以让中国花艺教育更快地和西方接轨。陈垂训强调,这样的求学机会在日本中国台湾都没有。郭智铠更是提醒中国花艺想要在国际顶级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,在顶级花艺大赛中夺冠,首先就是教育系统的接轨,这样才能建立起与国际相通的花艺设计理念,才能在同样的“语境”中相互理解和沟通。


        中国的花艺教育在这样的历史机遇中,是该沉淀下来,走厚积薄发之路了!

最新评论

关闭

最新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